廟下米酒真滋味,酒香飄向遠方餐桌

來源:本頻道 2019-11-01 09:37

  衢報傳媒集團記者 鄭理致 文/攝 通訊員 王麒誠

  “靈山豆腐廟下酒”,說起美食,不少龍游的朋友會這樣說。因為廟下米酒很有名,附近十里八鄉的鄉親用它作為饋贈親朋好友的禮品。

  村旁的廟下溪

  廟下村在龍游縣南部山區,是浙西大竹海的腹心之地,因舊時村頭有座川山廟而得名。“川”就是廟下溪,以前被稱為柘溪,是靈山江龍游境內最大的支流。這里紅色資源文化氛圍也十分濃厚,是無產階級革命家華崗的老家。

  10月29日,記者驅車來到廟下村,一探“廟下酒”的真味。

  家家戶戶都有“做酒師傅”

  廟下村,是廟下鄉政府所在地。車子還沒到廟下鄉政府,就能看到路邊豎立著一塊酒壇形狀的廣告。以酒迎客,果然是米酒之鄉。

  廟下村家家戶戶都有釀制米酒的習慣,男人女人都是“做酒師傅”。走進村子,雖然街上的人很少,但從一些敞開的農家大門里,會飄出一陣陣淡淡的酒香。

  在一家小賣部,一位大媽把三壺米酒放在了店門口。

  “大媽,這酒賣嗎?”記者問道。

  剛做好的米酒

  “這酒前面飯店的客人預訂了,正準備送去。”她爽朗地笑著說。

  大媽名叫徐卸蘭,今年已經72歲了,經營著一家店名叫“徐記米酒”的小店鋪。“小店開了十年左右,不過我做酒有50多年了。”她說,她的做酒手藝算是無師自通。

  “以前,做酒是全家人都會參與的活計。父親是正勞力,碾米、搬運等重體力活都是他干,兄弟姐妹幫著母親洗洗涮涮,把握著火候。”說起小時候做酒的經歷,徐大媽滿臉的幸福,“我經常負責燒火,通常在大家忙得團團轉正開心時,糯米飯的香氣就蒸出來了。”

  因為從小就看著母親做酒,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看,一年一年地跟著,一邊幫忙干活,一邊記著要領,耳濡目染就學會了。“我家兄弟姐妹有11個,人人都會做酒。”徐大媽說。

  “十月十”起忙做過年酒

  “廟下酒”也稱“過年酒”,主要有糯米酒、紅曲酒、包飯酒、酒漚酒和陳釀酒等,通常都是在農歷十月初十前后開始釀制。徐大媽和鄉親們最喜歡做的,就是糯米酒。

  徐卸蘭為客人灌裝米酒

  每年進入農歷十月,徐大媽和村里的鄉親們一樣,開始制作米酒。每天上午8點左右,她開始淘洗浸好的一缸糯米,一直洗到水清為止。接著開始蒸,蒸熟之后,用冷水淋涼,再攪拌酒藥,舀入缸中壓實,并在中間掏出一個直至缸底的圓孔,蓋上蓋子,最后用稻草或被子蓋好保溫。靜靜地等待七八天之后,一缸清如碧水、香氣撲鼻的上好糯米酒“誕生”了。

  要制成上好的米酒,有十幾道工序,不僅要用心,還要好的材料。“米酒要做得好,除了米以及酒藥,最重要的就是水。”徐大媽說。

  米和酒藥是“廟下酒”的形,水才是“廟下酒”的魂。著名的紹興老酒,是“汲取門前鑒湖水,釀得紹酒萬里香”,而上品的“廟下酒”,也得用“廟下水”才行。

  在廟下村的旁邊有一座后北山,廟下人認為,只有用這座山上的山泉水才能釀得好酒。那里的山泉水,用竹子做的水管從山中引下,清洌可鑒,捧起來一嘗有幾分甘甜。“每次做酒,我都會讓丈夫挑著兩個大水桶,走路去后北山上取山泉水。”徐大媽說,好的米酒讓人喝后不會覺得口干,還能感覺到微甜,酒藥就是解決口干的問題,水就是增加米酒的那一絲甘甜。

  對做酒用的糯米,徐大媽也很挑剔。她曾經試過用5種糯米同時制酒,從中挑選出最優質的糯米來做酒。“優質的糯米做成的酒清澈澄明,品相也格外好。”徐大媽解釋道。

  正是因為對水和材料的挑剔,徐大媽的酒在遠近鄉村頗有些名氣。

   廟下酒香飄向遠方餐桌

  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雖然廟下村的地理位置有點偏,“廟下酒”正走出山村,香飄遠方的餐桌。

  整潔漂亮的廟下村

  “現在,廟下酒還是蠻緊俏的。”廟下村村支書藍岳福說,除了龍游本地人經常光顧廟下村采購“廟下酒”,還有不少杭州、上海來的游客也很喜歡,紛紛買回去喝,或者當禮物送人。“廟下米酒十里香,真不是說說的。”

  除了徐卸蘭的徐記米酒,目前廟下村還有十幾戶人家對外售賣“廟下酒”。他們有自己的秘方,米酒的口感各不相同,但價格都是統一售價5元一斤。“高質量的米酒加上親民的價格,‘廟下酒’供不應求就順理成章了。”藍岳福說。

  “廟下酒”酒好,做出的發糕也很有特色。因為龍游有做發糕的傳統,做發糕很重要的一個材料就是酒糟。而高品質的“廟下酒”酒糟,也提升了發糕的質量和味道。目前,廟下村523戶人家做出的發糕,成為“搶手貨”,讓村民多了一條增收途徑。

[責任編輯:吳紅梅]    
广东十一选五怎样才能赚钱